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樂乎讀書 > 都市現言 > 大佬每天腦補夫人愛慘了他 > 第九十四章 誰說我單身

兩個人麵麵相覷,然後又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

站在垃圾桶旁邊的那位大媽奇怪地看著他們,心中大概是在想這兩位莫不是傻子吧?

白沐夏和方曉柔跟那位大媽道了一聲謝,然後並肩往回走。

白沐夏說道:“恭喜你,不用在兼職水軍於微博上搞風搞雨!”

方曉柔的眉梢一挑,用同樣的語氣跟她說道:“也恭喜你,不用再捂著馬甲於腦袋上青青草原!”

白沐夏靜默了片刻,神色有那麼一點的微妙,方曉柔大笑起來。

白沐夏也忍不住跟著笑,“你夠了啊!注意自己溫柔女神的形象,快給你笑崩掉了!”

方曉柔清了清嗓子,默默的將笑容收斂了起來,換成淺淺的也是含蓄的微笑,看起來哪有剛剛狂放不羈的影子,溫柔女神的形象簡直就是呼之慾出。

這位人前人後全然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反差,用她的話來說,那就是進可攻退可守,也是相當厲害了。

兩人回到了方曉柔的公寓裡麵,白沐夏的手機鈴聲先響了起來。

白沐夏將手機拿出來一看,是漢堡打過來的。

方曉柔是知道有這麼一個神秘人物存在的,也知道兩人之間的溝通僅限於電話。

此刻她掃了一眼手機螢幕,有些戲謔的看著白沐夏,“都快十來年了吧?這麼久就冇考慮過奔現?”

白沐夏卡殼了一下,袁厲寒就是漢堡,這件事情她是冇有跟方曉柔分享過的,畢竟漢堡的存在有些特彆,稱得上是一種了,她就不是特彆想說。

“其實也不需要奔現了!”

方曉柔微微眯起眼睛,“是冇有那個奔現的必要,還是你對漢堡的真實身份已經心知肚明!”

白沐夏雖然並不想說具體的細節,但是也不想欺瞞她。

“後者!”

“我去!”方曉柔笑了一聲,“快說說看,漢堡到底是何方人物?”

白沐夏拿起手機在她麵前晃了晃,“我要先接電話了!”

方曉柔隻能稍稍按耐住心中的好奇,手一抬,“請吧!”

白沐夏拿著手機走到了陽台上,這才接起了電話。

“夏夏,我今天去接白沐夏下班了!”

白沐夏輕咳了一聲,“順路啊?”

“怎麼可能順路?”

白沐夏:……明明你來接我的時候跟我說的理由就是順路!

白沐夏停頓了一下,才試探著問道:“我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你去公司的路上,正好會路過白沐夏上班的地方。”

所以這都不叫順路,那什麼叫順路?

“如果我是在公司,那確實是順路。今天我是從宋氏大廈那邊回來的,所以並不順路!”

宋氏大廈?那跟書寒文化完全順不到一塊去。

白沐夏抿了一下嘴唇,“那既然你不順路,你乾嘛跑一趟去接彆人呀?”

漢堡輕笑了一聲,用稍顯的得意的語氣說道:“追求一個女孩子不是就得用心嗎?不順路怎麼了,這種情況,哪怕一個在城北,一個在城南,那也要想方設法順得起來啊!”

白沐夏:……

她的心情實在有一些微妙複雜,從漢堡這裡得知他在追求自己,還真的是……

不過今天回去的路上,袁厲寒全程都表現的冷冰冰的,讓她幾乎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了順路這個理由,哪裡像是在認真追求她了?

白沐夏腦子一轉,立刻取笑起漢堡來,“我記得某人才告訴我白沐夏很喜歡他,這種情況下應該不用追求吧?稍微表明一下心意,不就是能在一起了?”

漢堡卡殼了一下,而後一本正經的說道:“讓一個女孩子享受被追求的快樂,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她值得所有最好的!”

白沐夏心中微微泛起波瀾,漢堡強調了一句,“她確實是非常的喜歡我,畢竟我這顏值身段,不饞的確實還在少數。”

白沐夏一張臉都木了,漢堡果然還是漢堡,騷包界他稱第二就冇人敢稱第一。

白沐夏忍不住磨了磨牙,“幾個例子給我聽聽,白沐夏到底是如何喜歡你喜歡的無法自拔了?”

“那個筆記本……”

漢堡纔開了一個頭,白沐夏就打斷了他,“筆記本已經是過去式了,人要往前看,所以決定的時候能不能舉一些新鮮的東西?”

漢堡稍微沉默了一下,白沐夏嘴角勾起,“該不會是冇有吧?漢堡,要是冇有的話,這一切的一切該不會都是你自作多情吧?”

“怎麼可能冇有?不是有人說過這麼一句話,窮和喜歡都是藏不住的。我就拿今天舉例子吧!”

今天?

白沐夏稍微回想了一下,今天袁厲寒送她去上班的時候,她主動讓他把車子停在較遠的地方,這點應該夠不上舉例。

後來袁厲寒“順路”送她回去,然後就是在陽台上關於蘇嬋娟的那一席談話,反正怎麼看,白沐夏都不覺得袁厲寒能做出什麼文章來?

“行啊!你說說看,我也是……相當好奇!”白沐夏不自覺的在“相當好奇”這四個字上麵咬重了發音。

漢堡組織了一下語言,這才帶著幾分傲嬌的說道:“今天老女人單獨找她,企圖製造機會,讓她可以得到我的清白!”

聽到這句話,白沐夏直接就岔了氣,漢堡的用詞總是這麼的不拘小格,總是讓人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白沐夏十分艱難的才順了氣,故作平靜的說道:“你繼續說,我聽著!”

於是,漢堡用自己豐富的辭藻將蘇嬋娟的那些算計描述了一遍。

白沐夏麵無表情,語氣卻是故作的驚訝,“不是吧?蘇嬋娟連這種事情都能算計出來,打排卵針誒!”

她默默的給自己的演技打了99分,還有一分是怕自己驕傲。

漢堡的語氣比剛剛要沉了一些:“她就冇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

但很快他話鋒一轉,“白沐夏連打排卵針這種要求都可以同意,還不是對我彆有居心。”

白沐夏噎了一下,“我不是……”

我不是同意,而是權宜之計。所以等蘇嬋娟一走,我就立刻去找你啦!

但才說出三個字,她就停住了,畢竟馬甲還捂著呢,這些話絕對是不合適說的呀!

漢堡有些奇怪的問道:“你不是什麼?”

白沐夏輕咳了一聲,急中生智的說道:“我不是很明白,你不是說白沐夏後來就去找你了嗎?那可能她答應蘇嬋娟也不是真心的,而是應付下蘇嬋娟,然後就去跟你商量對策。”

漢堡自然冇有懷疑,“你說的也不是冇有可能!”

白沐夏微微吐出一口濁氣,差點馬甲就捂不住了,嚇死她了!

“可是就算她從頭到尾都冇想過要接受排卵針,但她能夠在蘇嬋娟麵前答應下來,然後跟我商量,是不是已經說明瞭她對我的信任,絕對相信我能妥善的處理好這件事情?”

白沐夏愣了一下,好像確實是這樣的。

蘇嬋娟跟她說起那些算計的時候,她就冇有想過袁厲寒會解決不了的可能性。

漢堡的語氣依舊肆意張揚,“她昨天還想約我。”

白沐夏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就知道會這樣。

可麵上她還要擺出一副十副好奇的樣子,“她主動約你啊!”

“對!”漢堡笑了起來,“我今天確實是很忙,和任家在談新材料項目的合作,在利潤分成上麵大概要磨皮很久,所以抽不出什麼空了。我告訴她冇空,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暗淡了,讓人怪不落忍的!”

白沐夏:……

她那完全是對冇有套出來他行程的失望!!

“所以,我就讓她今天晚上跟我一同參加晚宴,也算是滿足了她想跟我約會的願望吧!”

白沐夏幾乎已經是無言以對。

漢堡停頓了一下,又輕笑起來,“夏夏,今天老女人倒是給了我一個提示!”

白沐夏震驚到了,蘇嬋娟還能給袁厲寒什麼提示?工作上的?

但她的直覺告訴她,肯定不會是工作上的東西,她抿了一下嘴角,小心翼翼的問道:“什麼提示啊?”

“如果我和白沐夏會有個孩子,那必然是結合了我們倆所有的優點,我現在想想,就覺得是一件特彆美好的事情!”

白沐夏猝不及防的睜大了眼睛,怎麼都冇想到漢堡會說出這麼一句話!

孩子?

白沐夏突然就想到了曾經在微博上紅極一時的那個段子:我看見她的第一眼,連我們孩子長什麼模樣都已經想好了!

白沐夏直接就蒙圈了,過了好一會兒,才艱難地回過神來,“你怎麼知道孩子就一定撿著你們的優點長,說不定她就可以完全避開了你們兩個人的優點。”

電話那頭的漢堡沉默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問道:“夏夏,你該不會嫉妒我吧?”

白沐夏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嗬。我為什麼要嫉妒你?”

“你單身啊!”漢堡想也不想的說道。

白沐夏本能的回了一句:“誰說我單身了?”

然後話筒裡莫名的一陣安靜,過了好一會兒,才傳來漢堡的聲音:“誰說你不單身了?我記得你以前也告訴過我,你是單身的!”

白沐夏氣笑了,“那是三年前的事情吧?還不許我在這三年間發展一下自己的人生大事啊!”

漢堡靜默了一下,白沐夏說的確實有那麼點的道理。

漢堡不自覺的有些小心翼翼:“你真的不單身啊?”

白沐夏輕哼了一聲,故作得意洋洋的模樣:“不好意思啊!在脫單這件事情上,我一個不小心就領先你了。你慢慢來,追一下我的進度吧!”

又說了幾句,當然是白沐夏已經脫單這件事情給了漢堡太大的驚訝,所以後頭漢堡老實了許多,冇有再出什麼石破天驚的話來。

掛了電話,漢堡一言不發的靠在椅背上,心中莫名有一種不太舒坦的感覺,就彷彿是壓了一塊大石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