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樂乎電子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重生之嫡女為凰 > 第1235章 殺父之仇意味著什麼

重生之嫡女為凰 第1235章 殺父之仇意味著什麼

作者:唐小甜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1-06-11 15:08:07 來源:手打吧

慕九歌打坐冥定,入了黑暗之中。

起初打坐情況倒是良好,力量稍稍恢複了些,也可以開始調動些許精神力來療傷。

可冥定中,卻不知不覺,神魂走了岔。

她眼前是一片漆黑,她飄在半空中,上不沾天,下不沾地。

黑暗似乎是水,將她泡在其中。

她體內有著一半的暗族血脈,對黑暗戾氣有著天生的親近,泡在這樣的黑暗中,讓她覺得十分舒服。

波動的漣漪,朝著她蕩來。

慕九歌於黑暗中睜開眼,朝著漣漪來源處看去,就看見在極致的黑暗中,有著一抹淺淺的白。

看起來,像是白袍衣袖。

上麵繡著精緻的雲紋,是她最熟悉的圖案。

慕九歌心神猛地一震,就從水中立起來,急急的朝著白袍所在掠去。

進了,撥開層層黑暗,她終於瞧見了白袍衣袖的主人。

“師父?”

雲長淵仍舊是那身聖潔的白袍,神色慣然的清冷,看著她,卻又帶著平日裡所冇有的絲絲寵溺。

隻是此刻,他半身浸在黑色的水裡,裙襬看起來隔著一層黑。

衣袖的下襬也站著黑水,沾上了臟。

慕九歌從未見過他白袍沾汙,見此便心裡難受的緊,就想將黑水驅逐開,可是,黑水卻根本不受她控製,猶如泥沼般,將兩人都陷在其中。

“冇用的,這是你的夢境。”

慕九歌微楞,隨即問,“那你呢?”

雖是夢境,可是對於雲長淵,她仍舊分不清他是夢中之人,還是師父神念真的來了。

雲長淵:“這不重要。”

“小九。”雲長淵將衣袖往上抬了抬,帶起黑色的水珠,他衣袖的下方,沾著一層的黑色水/漬,將聖潔的白袍汙了。

“你可想好了嗎,要和聖族,不死不休?”

慕九歌手指微微顫了顫,看著雲長淵汙了的白袍,心臟就像是被什麼糾緊,越來越緊。

她在逃避。

可這個問題,卻糾纏不休。

眼前的師父是不是夢中人確實不重要,這個問題的答案,隻有她自己能做決定。

與聖族不死不休,便是將聖潔的師父拉下這黑水之中,無論師父做何種選擇,都將會臟了他聖潔的白袍。

她不忍心。

看著就覺得刺眼。

可是幽冥族、聖族加諸在她身上的仇恨,殺母,虐父,讓她灰飛煙滅,如此種種刻骨銘心,又怎麼能一句放下仇恨就放得下?

慕九歌手指收的越發的緊,指甲掐進了掌心血肉,尖銳的疼。

疼讓她理智越來越清醒,沉痛的看著雲長淵,閃爍著紅光的雙眸,痛卻執著。

“師父,我會儘量避免正麵大戰,找機會殺了我的仇人,聖族其他人,我不會動。”

這是她思慮下最大的退步。

本來幽冥淚當年的恨,滔天不滅,唯有滅了聖族全族,殺光所有人,才得以消。

如今,為了師父,她不得不壓製著恨,選擇隻手刃仇人之首。

幽冥絕和……

“小九,你知道的,殺父之仇意味著什麼。”

雲長淵沉沉的歎氣。

“我不會阻止你做任何事情,你要報仇,便去報,隻是為師這次,無法再與你站在一處了。”

雲長淵的目光悲涼極了,無奈又沉痛。

他的身影逐漸的往後退去,在黑暗中,一點點的遠去。

慕九歌下意識的想去抓住他,可是腳卻抬不起來,怔怔的看著雲長淵的身影一點點的模糊,他悲沉的視線就像是一塊沉天巨石壓在她的身上。

將她壓得背脊生疼,裂出一聲聲碎骨之響。

師父……

不再同她站在一處了。

師父……

與她真正的站在了對立麵,成了敵人。

師父……

慕九歌的心裡最大的底氣和堅韌在此刻土崩瓦解,傲挺的背脊,寸寸碎裂,頭頂的巨石朝著她無情壓下。

“哇——”

一口黑血噴了出來。

“幽冥淚!”旁側的應戎急忙衝過來,“你走火入魔了?快屏息清心!”

慕九歌身體前傾,身體疲軟的隨時都會倒下。

她雙目無神的看著地麵上的黑血,“為什麼?”

“為什麼我會是幽冥淚?”

自重生開始,她的信仰便是雲長淵,不畏艱險,吃再多的苦頭,都毫不猶豫的奔向他。

一世如此,兩世亦是如此。

他是她的師父,是她的信仰,是她堅不可摧的後盾。

來這上界,他們更該是親密的綁定,為了彼此而努力著,可一朝身份轉變,竟能將人逼入絕境。

情愛仍在,可刻骨的仇恨,應儘的責任,卻是無法調和、誰也無法妥協的矛盾。

“原來幽冥淚的一生,真的從無幸運可言……”

應戎見著慕九歌的氣息越來越萎靡,這是走火入魔的越來越深了。

若是繼續下去,神識錯亂,將可能徹底癲狂。

他再顧不得其他,急忙走到慕九歌身旁,手掌按在她的天靈蓋上,將靈力強行往她腦內輸。

“幽冥淚,你清醒點,你隻是做了一個噩夢!”

“夢醒了,你也該醒了!”

“你不是從來都冷靜無比,目標明確,手段狠辣的麼?這世上便是再難如登天的事情,有什麼可以真正難住你的?”

“難道你複活,就是為了這樣認命麼?”

應戎的話似乎隔得很遠,模模糊糊的,並不能全部傳進慕九歌的耳裡。

可是有些詞,卻又聽得清,刺到了她的心坎。

認命麼?

她要認命麼?

不要和師父之間十萬年的情誼,認了幽冥淚的命,自暴自棄?

不。

若是如此,她和師父才真的再無絲毫可能。

她即便是幽冥淚,也不認這樣的命。

慕九歌狂亂的眼神逐漸聚焦,一點點的變得清明,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的陰霾逐漸散開,不再那麼逼仄絕望。

她開始凝神,穩住體內狂亂的靈力。

可她本就重傷,在修煉中/出岔,方纔走火入魔氣息全亂了,現在雖然清醒,卻也要費力去調節。

不然傷隻會更重。

應戎感覺到慕九歌恢複清醒,終於鬆了一口氣,輸出更多的靈力卻配合她。

慕九歌狂亂的靈力逐漸得到緩解。

就在這時,一道看戲般的笑聲響起,隨之,一抹白袍紅邊的人影出現在慕九歌的麵前。

來人,正是遂千仞。

他臉上帶著看似親和卻又讓人不適的笑容,“幽冥姑娘這是走火入魔了?嘖,心魔可真大呢。”

慕九歌擰眉。

她正在調息的關鍵時候,現在停止,靈力必然狂亂反噬。

遂千仞早不出來晚不來,剛好這時候來,其心可鑒。

“正好,我家族修煉的烈陽真火剋製心魔,能幫到幽冥姑娘。”

遂千仞朝著慕九歌伸出手,不容反駁的道:“幽冥姑娘,走吧,我帶你去。”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